第 72 章 被抢走的巴卫 (第1/2页)

奈奈生痛苦地捧着脸,无法直视目前难以言说的诡异状况。

“呃……那个……这一位是……?”

在奈奈生面前的是一个靓丽可爱的小萝莉,粉扑扑的脸蛋和瞪得溜圆的大眼睛尤其标致,如果不是发髻里扇形的饰品和眉心一点朱砂痣格外眼熟,奈奈生一定早就扑过去摸摸蹭蹭、抱抱亲亲了。

这身打扮和断臂也一样,太眼熟了!

眼熟到奈奈生想要装作不知情地否认都很困难。

“这一位是……”

奈奈生不忍地撇开眼,又很快转过头去偷看,越看越觉得小萝莉标致可爱。奈奈生才不会顾及某些人的面子,她一边捂住高高翘起的嘴角,眼睛里却充满了笑意。

小萝莉愤怒地瞪视着奈奈生,显然气愤到了极点。

但是,扣在雪白颈间的金黄色绳索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,只要她稍一动弹,金黄色绳索便锁得更紧。小萝莉死死地抓住脖子上的绳索,呼吸困难,显得无比痛苦。

“这一位是……”

奈奈生第三次重复自己的问题。小萝莉痛苦的模样并没有挑起她一丝一毫的同情心。奈奈生发问的对象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是这位被绳索绑缚的小萝莉,那么,能够回答她问题的,只能是跪伏在车厢角落愁眉苦脸的鬼切和虎徹了。

两只小妖怪用无比忧愁的眼神望向奈奈生,欲言又止。那种忧愁的眼神,就好像看到地主家的纨绔少爷欺压良民强抢民女,而它们不巧正是纨绔少爷的狗腿子跟班一样无可奈何。

“奈奈生大人……”虎徹张了张口,奈奈生不解地回望它,还是用那种特别天真特别无知的眼神,虎徹不过寥寥数秒就凄惨地败下阵来,“不是奈奈生大人的错!是刚才的那个奈奈生大人,呜呜呜,刚才的奈奈生大人,呜呜呜,她,她敌我不分呀!呜呜呜~~巴卫大人太可怜了~~”

关巴卫什么事了?奈奈生僵了酱。

不过,她回来以后,的确没有看见巴卫。心里奇怪地一痛,奈奈生再也促狭不起来,漂亮的脸庞一下子板了起来,声音也变得冷冰冰的:“给我从头到尾说清楚,巴卫怎么了?”

“~~~~(>_<)~~~~奈奈生大人——”

两只小妖怪像有了主心骨一样,抱头痛哭,一边断断续续地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。在虎徹和鬼切眼中,刚才短短的五分钟里发生的事情,太不可思议了。

譬如,突然出现了一个跟奈奈生大人长得一模一样、气息也别无二致的“奈奈生大人”;譬如,这位奇怪的奈奈生大人突然出现在鸣神姬背后用万宝槌把她变小,接着用一根奇怪的绳索扣住鸣神姬的脖子;譬如,在巴卫惊疑不定的时候,这位奇怪的奈奈生大人突然敌我不分,把巴卫也变小了……

“呜呜呜~~奈奈生大人~~”

“巴卫大人真的好可怜呀~~”

奈奈生痛苦地揉着自己的眉心,把巴卫变小而已,不算什么大事,她差点以为巴卫真的出了什么问题。既然是用万宝槌变小的,那么用万宝槌把巴卫变回来不就行了,有什么好哭的?

“好了好了,说清楚一点,巴卫现在在哪里,嗯?”

两只小妖怪抽抽噎噎道:

“呜呜~巴卫大人~巴卫大人掉进海里了!呜呜呜——”

奈奈生一愣,她忽然记起巴卫见到海水时掩不住厌恶的眼神。

巴卫讨厌大海,这是来到海边之后,奈奈生才发现的。她当时甚至感到些许后悔。早知道巴卫不喜欢,她就不会来海边了。勉强神使,并不是她愿意的事情,更何况勉强的对象还是巴卫。

“巴卫掉进海里,你们没有去找他吗?”

为了调查清楚,奈奈生不得不勉强压着心里的懊悔,放缓语气,详细询问。

“没有,没有办法……”鬼切哭哭啼啼,“海里冒出一个奇怪的大贝壳,一下子,一下子就把小小只的巴卫大人夹在贝壳里面了!巴卫大人好像挣脱不开,一眨眼就被大贝壳一起拖进海里了!”

奈奈生不耐的脸色终于变得郑重起来。

“冷静一点!当时另一个奈奈生应该在场吧?她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?”

既然都是奈奈生,性格不可能变很多吧?

她怎么可能坐看巴卫出事?这完全不合常理!

“不,不是的,那个奈奈生大人非常生气,她一气之下,就朝海面攻击,结果……”

有些事情用话说不清楚,亲眼看看却能一下子明白。奈奈生立即走到车厢边沿,俯视大海。一眼望去,奈奈生顿时瞠目结舌。夜色已深,外面的雷雨不知何时早已止息,乌云散去,露出一轮明月。

月光皎洁,落在漆黑海面,反射着耀眼的光线。用肉眼仔细辨认,那海面竟然是静止的,一动不动的平静。不,不是平静,也难怪海水无法动弹,因为,奈奈生视线所及的这一片海面,已经罩了一层厚厚的冰层,这层冰太厚太重了,竟然让冰层下的海水凭着水流的运动无法破开。

“这是……”

最新小说: 开局被女总裁强推了? 四合院:我一穷光蛋娶了女神 别惹!裴总的小祖宗她心狠手辣 娘娘又茶又媚,宅斗躺赢上位 惟愿余生不相逢 重生的日子之卖萌日记 偏执段律师你给我过来 赤帝情缘 陌离君心 乡野无敌小神医 大师兄说 从盗墓开始选择 病娇甜妻,得宠着 江湖变脸刀 无心的爱人 滑雪后我成了大佬 丞相前妻想篡位 冷心情人 狂浪龙婿 我的僵尸未婚夫